武威铜奔马

马踏飞燕又名《马超龙雀》、《铜奔马》,为东汉青铜器,1969年于甘肃省武威雷台墓。东汉时期镇守张掖的军事长官张某及其妻合葬墓中出土,现藏甘肃省博物馆,奔马身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宽13厘米。形象矫健俊美,别具风姿。马昂首嘶鸣,躯干壮实而四肢修长,腿蹄轻捷,三足腾空、飞驰向前,一足踏飞燕着地。一匹躯体庞大的马踏在一只正疾驰的小燕子背上,小燕子吃惊地回过头来观望,表现了骏马凌 空飞腾、奔跑疾速的雄姿。其大胆的构思,浪漫的手法,给人以惊心动魄之感,令人叫绝。艺术家巧妙地用闪电般的刹那将一只凌云飞驰、骁勇矫健的天马表现得淋漓尽致,体现出汉代奋发向上、豪迈进取的精神。该作品不仅构思巧妙,而且工艺十分精湛;不仅重在传神,而且造型写实。按古代相马经中所述的良马的标准尺度来衡量铜奔马,几乎无一处不合尺度,故有人认为它不仅是杰出的艺术品,而且是相马的法式。

铜奔马,一件中国精美绝伦的稀世珍宝,于20世纪60年代末在甘肃武威横空出世,便吸引了世人爱慕不已的目光,并理所当然成了后来中国旅游业的标志。它是中国众多珍贵文物的代表,古老文明的象征。然而,这件国宝的出土故事却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武威铜奔马-渭河源官方网站

雷台汉墓出土的铜马上清楚地刻有“张君前夫人”和“张君后夫人”的铭文,史料《礼记&S226;典礼》当中明确规定:“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汉书》中“夫人”一词解释说:“列侯之妻称夫人。”由此可以断定这位墓主人的最高身份是诸侯。

气势非凡的铜奔马昂首嘶鸣,三足腾空的气势,令人惊叹不已。其艺术成就在我国青铜器铸造工艺和冶炼技术上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而对于铜奔马的作用与用途,专家们莫衷一是。

铜奔马高34.5厘米,长约45厘米,宽为10.1厘米,重约7.15公斤,它的形体要比这批铜车马仪仗俑当中的任何马都要大。据发现者讲,铜奔马在出土时位于整个铜车马仪仗俑队之首,气势非凡。

有的学者认为铜奔马是这位将军的坐骑,是一件很普通的殉葬品。

有人认为铜奔马是汉代“相马式”的产物。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件铜奔马的奔跑姿态也非常奇特,它既不是奔马的姿势也不是走马的姿势。

清华大学教授、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李学勤认为,武威的这件铜奔马是一件特殊的青铜器,它不是一个实用的器物,同时它也不是专为殉葬而制作的一件随葬品。它所象征的这种形象是“天马”,也就是“汗血马”。这是从汉朝开始开辟的通向西域,一直通向欧洲丝绸之路上的一个特产。

西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守忠认为,武威汉墓出土的铜奔马是古人敬奉的“马祖神”、“天驷”。

而对于铜奔马脚下展翅的飞鸟,郭沫若认为是燕子,并给铜奔马起名“马踏飞燕”。

人们在马下面塑造一只飞燕,显然是为了衬托这匹马的奔跑速度之快已经远远超过了燕子,以此来证实它并不是普通的马,而是一匹天马。发现于甘肃酒泉的十六国时期墓葬里所描绘的天马图,上面有一匹腾空飞跃在祥云里的神马,其造型与铜奔马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这说明自汉代以来就盛行在墓葬当中随葬天马的习俗。由此可见,这件铜奔马,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殉葬品,从马蹄下面那只神奇的飞鸟来分析,它不可能是供墓主人受用的“坐骑”,也不是相马用的“铜马”,用一件踏着飞鸟的“神马”来相马显然是不现实的。在一位将军的墓葬当中殉葬相马用的“铜马”也不合适宜。因此,它应该是墓主人生前曾经供奉过的“马神”,寄托着保佑这位将军死后灵魂升天的祈愿。

时光流逝了1800多年,铜奔马的奇妙构思和独特造型,还有那精湛的铸造技术,轻而易举地吸引了世人爱慕的目光。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